— Sergeant32557 —

[翻译][SWEU]和卢克莱娅一起战斗并参加庆典是怎样的体验

直立行走的蛋与麦克斯韦:

基本是Han的单口相声。


内容出自官方EU小说Hero for Hire,设定是ep6韩刚被解冻后和楚巴卡被关起来的时候,一个修道士(赛达)来这里要采访韩,于是韩就以他的视角来了一段相声讲述了ep4的故事。包含大量HanLeia, Skysolo, HanChewie官方糖,官方基得不行


老韩是个被走私耽误了的段子手。翻译一点节选存档,因为搞笑所以部分翻译是放飞自我,画线的是只我觉得有趣的。





------------------------译文--------------------


星球大战杂志:雇佣英雄(Hero for Hire)


 



  • 数据条目11(节选)



:我很担心那孩子能不能帮得上忙。看到那老头倒下去之后,他就呆在那里了,但他还是迅速跑了回来。他就像个迷茫的孩子,卢克有时候是这样的,但他总是能克服下来。他有勇气,而且学得很快,这是一个天生的战士所需要的技能。他就像流星一样冲进了千年隼的防御系统。他的防御战斗也相当好,你该听听他打下第一架飞船时的尖叫。


好吧,我这话说得是不是像个骄傲的爸爸?


总之,我做的也不差。卢克和我在那些枪手座位上来回摇摆,在那些飞机之间盘旋,就像在莫斯艾斯利玩驾驶游戏一样。只不过这赌注比游戏的高了一些。


我们好好地教训了那些钛战机,比帝国军校出来的任何王牌飞行员都厉害。楚巴卡和公主在驾驶舱负责稳定飞行。公主给了楚伊一个大拥抱,他当时貌似都快化了,突然就把“行走的毛毯”这种吐槽给忘了。


楚巴卡:Narowrrr!


:得了吧,哥们儿,我才没有取笑你。我们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公主的魅力,你注意,是我们所有人。







  • 数据条目12(节选)



:我们刚一到达基地,指挥官和莱娅就聊了起来。他试着表达自己的担忧,我是说,奥德朗被炸没了,而他担心会出现最糟糕的情况。但是她却没有表现出任何忧虑。


你知道,也许要说这听起来有点自私……也不意外……但是在我看来,莱娅就仿佛没有失去她的家乡一样。更糟的是,她明明是亲眼看着星球被毁的。但她不想和指挥官谈论这些。她只想继续与帝国抗争。


我告诉你,当你实际上已经失去一切的时候,要想坚持走下去是需要勇气的。她不想要任何人的同情,或者指望任何特殊待遇。她没有掉一滴眼泪,我一直看着她。我很佩服她。好吧,也许不止是这样。我当时就想,啊,你知道的,对她温柔一些。


对这个女人五味杂陈的情绪就在我脑子里打架。实际上,对卢克也是。我过去从来没觉得,努力让自己不要喜欢上两个人居然有那么难。


我只想做回我自己。拿走我的钱,还了贾巴的债,找份工作,不用担心其他任何人或任何事。我试着这样做了,你不能说我没试过。


但是就在我们刚刚甜蜜地打完招呼之后,他们就让R2把资料插进主计算机,下载死星的技术图纸。情况不是很好,死星的防御系统看起来无懈可击。


一切都不太好,除了我的奖金。看来他们没什么可以付给我的,除了贵重金属。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他们本来并不想拿出这些东西,但还是履行了承诺。


我觉得联盟里肯定有人想让我们空手而归,但至少卢克和莱娅知道要怎样信守诺言。有了这些金属,我能换来不少的收入。而且我想,等死星到达这里以后,他们应该不需要这些金属了。我觉得义军的命运不容乐观,只想快点离开。


但是卢克不想让我走,我猜他是觉得我们可以继续维持一个幸福的小家庭。他想让我成为英雄,他依然不明白我参与战斗并不是为了什么高尚的原因,我只是为了我自己和楚巴卡而战。


我进卫生间的时候卢克都要跟着,他讲起了本,仿佛那名字有种超自然力量之类的东西。我可不想认同本的想法,好像那东西真的能打动我一样,我会说,“哦,好极了,现在我要变成和你们一样的傻子,明知道世界要灭亡了还坐在这里干等着。”好吧。


你知道,赛达,这和勇气无关。我的勇气足够给二十个人分的,这可不是吹牛,我已经证明过自己了。我绝对不可能高举那些不是我自己选择的原因而去做任何事,或者做任何愚蠢的事。你不应该自己往枪口上撞,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连傻子都知道勇气和自杀是有区别的。


然而,卢克,他就只知道原因和勇气。他志愿在那里当飞行员,飞行员啊,那孩子也就刚刚走出农场而已!而且联盟也愿意为了他去浪费一架飞机和一个牌照。他还想让我和他一起,就一直捧我,说他们有多么需要技术精湛、经验丰富的飞行员。哦,我确实很棒,但我还很聪明。


当他开始跟我说要让生命活得有意义的时候,我就选择去追求我的奖金和生活了。他就要被炸飞到银河系外边了,这时候还有心思讨论生命的意义。让我歇会儿吧。







  • 数据条目 14



赛达:你刚一加入战斗的时候有什么感觉?


:激动极了。死星炸了,形势突然变了……那确实非同小可。我驾着千年隼,和其他义军一起回到基地,思考着我们刚才都做了什么……我是说,这简直难以置信。义军小分队这帮乱糟糟的斗士居然干倒了史上最大的空间站!


我并不习惯呆在好人的队伍里,如果你明白我的意思的话。载着走私货骗过帝国军队是一回事,但是迎面对抗他们就是另一回事了。而且做这些并不是为了任何奖赏,就只是因为这么做是正确的。


这么激动的原因大部分是因为战斗的激情,但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在一个超越自我的东西里找到了归属感。当你和自己信任的人一起工作时,你的世界都会突然变大了一些。这是一种飞跃。总之有那么一会儿会有这种感觉。


我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开着千年隼转头就跳入超空间,而是跟着其他人一起回到了基地。


是啊,我们都是一群疯狂的飞行员,充满活力。我们互相夸赞对方,说都说不完。我甚至都有点为那个小R2骄傲了,我一直把他当做在战斗中负伤的战士!3PO一直在R2身边,他很担心R2,还说愿意拿出自己的电路来修他。我们全都疯了,有时候开心就是会这样。我一直抱着卢克和莱娅。楚伊和我一边庆祝一边拥抱,就像失散多年的兄弟。


我们刚回到基地时,所有义军人员都为我们欢呼,我们就像一个幸福和谐的大家庭。


不过之后一切又都平静了下来。我要控制住自己。疑虑又来了,我和这些人一起究竟是在做什么呢?我还有债要还,我还有自己的生活。我可不能像什么英雄那样带着一个童话公主和她高贵的骑士在银河里到处奔走







  • 数据条目 15



:怪了。现在,我一个英雄,被无助地锁在这里,童话公主也被俘虏了。这童话故事可真棒。高贵的骑士在哪儿呢?


楚巴卡:Bwaarrk!


:你真这样觉得,楚伊?好吧,我希望你对卢克的想法是对的。我必须要承认,只要想起他是怎么炸毁死星的,我就觉得还有希望。保存上一分钟的内容。那是我和卢克的共同点。


赛达:看起来你们还有很多共同点。


:你逗我吧!


赛达:我的确不认识卢克,但是很明显你们的命运必然彼此相连。


:这倒是没法否认。


赛达:是的,看起来死星的爆炸并非你们命运联系的终结。我想你当时是想带着钱回到塔图因,来找赫特人贾巴还债。考虑到你现在状况,一定是有什么耽搁了你。你发现自己喜欢上了……


:没有!


楚巴卡:Vrowk-rr-vorghh.


:没错,但是一码归一码,也许如果我们在庆典之前离开的话,现在的一切都会不同。但是庆典本身并不重要,楚伊。


赛达:庆典?我认为任何文化中的庆典仪式都是有利的。


:我就知道你这么想。


楚巴卡:Rruumpph!


:好吧,伙计。


我真的不想提起庆典,赛达,但是既然楚巴卡出于他那奇葩的伍基癖好非要听我再讲一遍,那我只能说算你走运。


一开始,我很犹豫要不要参加庆典。这种东西有点太正式了,不是我的菜。再说,我对各种作秀的东西都没有兴趣。而且我当时非常想回塔图因,但是所有人都想给我一个荣誉,尤其是莱娅。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想让任何人来求我参加仪式。我的意思是,他们都那么好,我怎么能拒绝他们呢?但我又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


当时过于激动了。我想只要我能把事情想清楚一点,就能明白生活要做什么。


最先来找我的是卢克。只要你和他相处久了,就会发现这是多么好的孩子啊。他开心极了,一直在说他早就知道我不会让他失望,会回来参加战斗的,像我这样的王牌飞行员值得拥有一个颁奖典礼。


就好像他把我当成了新的基友。他的真诚让我觉得有点尬,那孩子只要心里有什么就会直接表露出来,你知道吧?这种典礼比较适合他那样的人。他几乎抱了我十次,我才答应他我会考虑一下的。


“本一定也想举办这样一场仪式,”卢克说。“他一定会很骄傲的,我知道他会的。而且我知道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孩子说话的口气开始像那个老头了,就连眼神都有点像了。


然后指挥官来看我了。我很荣幸,他说如果我能留下来参加庆典的话他也会很荣幸的。大家都对我太好了,我都有点羞。对我而言这是不同寻常的。我是说,所有人都是战斗英雄,凭什么让我去领奖呢?


但真正打动我的是莱娅。她谈到了那些没能活着回到基地的人,那些都是勇敢的孩子。她说,她多么希望他们也能出席这场典礼,这对他们而言意义重大。就算这场典礼对我毫无意义,但是也要想想那些为了义军联盟牺牲的飞行员们。至少我可以把荣誉献给他们。


她是对的。我不能抛下他们用生命换来的战果,而且还转身就走,说“哦,别谢我,我拿着奖金就要回家了。”


她只向我提出了一个很小的请求,但这确实十分重要,将荣誉授予那些牺牲的烈士。


我同意了。


她温柔极了,也美极了。一旦她完成了任务,她终于歇了下来。她在休息的时候很好,甚至连声音都更温柔了。


楚伊很兴奋,他当时就想永远留下来。







  • 数据条目16(节选)



:既然所有人都同意要参加典礼了,那我们只需要按时登场就好。卢克,楚伊和我都穿上了我们上好的衣服,虽然也没好到哪去,然后等待重要时刻的到来。


门突然就抬了起来,轮到我们登场了。义军站成整齐的列队,仿佛他们是整个银河帝国的领袖。有一条通道是专门留给我们的登场的,我们走上了通道,卢克和我走在前面,楚伊在后面,他太激动了,嚎出了他最好听的伍基嚎。


卢克和我就更从容一点,至少表面看起来是的。


我要告诉你,一旦我把那种愚蠢的感觉抛诸脑后,这种激情滂湃的感觉顿时涌了上来,就这样在柏油路面上走向领奖台,接受列队士兵的敬意。


激动人心,不是吗,哥们儿?辉煌的时刻啊。


楚巴卡:Arrorrkkk!


:所有的义军士兵都昂首站在那里,我们扫视着他们,并且成为了他们的一部分。我过去从来没有经历过被充满荣誉感的人尊敬的感受。这确实打动了我,好吧?那会儿我挺开心的。


公主的姿态也令人心动。她将奖牌滑过我的头,然后露出微笑,一句吐槽都没有。我冲她眨眼睛,让她知道我能理解她对我的痴迷。没有,我只是感觉很好,毕竟那种时候你没法真的说点什么。


还有卢克,那孩子既高兴又骄傲的,以为我要领养他了。


就连机器人都很开心。R2一直哔哔地叫,3PO轻拍着他的头。我在想这些机器人的情感实际上要比我们认识到的更加丰富吧。嗨,我是在想我的情感也比我所认为的更加丰富。


这场典礼总算是我们所有人都达成一致的时候,没人争论该做什么,或者谁是对的,或者钱在哪里,或者应该由谁指挥。有的只是我们全都为一切的顺利进行而感到高兴。我们都以各自熟悉的方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实际生活中有时候可没那么简单,相信我。

评论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