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rgeant32557 —

黄少天把烤肉挂在鱼钩上丢进江里,钓上来一只喻文州,黄少天说:

小伙伴:

去往:



这么明显的钩你也咬,你傻啊?




喻文州说:想你了。





老魏生日快乐!!!
1.




魏琛,有时也是会有养宠物的心的。




去农贸市场进货时,鱼贩子喊他:“老魏,来条鱼吧!”




魏琛看了一眼,咕噜噜冒着水泡的鱼池就剩下一条巴掌大的小鱼,他摇头:“塞牙缝都不够,你留着吧。”




鱼贩子说:“算了算了,你带走吧,这条不知怎么混进来的,多少天了也没长大。送你当个宠物。”




有便宜不占不是魏琛风格,找了个杯子把鱼带走了。反正以后不养了,就吃掉,魏琛想,就是这大小,大概只够做炸鱼。




回去魏琛就把杯子放桌上了,过好几天才想起来,一看,哟,还没死。挺顽强的,魏琛把冰箱里的面包找出来,撕成碎片扔进去,鱼顷刻就吃完了。




魏琛盯了半天,还拍了照去微博@博物杂志,也没搞懂这是什么品种的鱼。游得慢悠悠的,活似要死的样子,偏偏吃得还挺多。想了想魏琛关门出去了,他准备买个鱼缸。




“多少钱啊?二十?!太贵啦老板,别讲了我十块钱拿走,哎这鱼饲料送我一袋尝尝……给养的鱼尝!”魏琛正在路边跟人讨价还价,一只狗飞窜过他脚边,差点摔着。




“干嘛呢!”魏琛一腔怒火,又不能对狗发泄,便吼追上来的人。




追着狗的人也愣了:“大哥,我们抓狗……”




“抓什么抓!这狗是你家的吗,怎么一直冲着你们叫啊。”小狗体型不大,声音不小,冲着两人汪汪嘶吼。




“谁知道啊,追一路叫一路,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狂犬病……”其中一人嘀咕道。




魏琛心下了然,G市人什么都吃,他们大概是哪家三无狗肉馆,为了省钱出来抓流浪狗的。魏琛轻轻一踢,小狗像配合好似的,顺势一翻,露出肚子对着魏琛撒娇。




“我看它挺眼熟的,跟我也亲,说不定就是我上个月丢的狗。”魏琛睁着眼睛说瞎话,“就先带走了。”




小狗一看魏琛要走,马上翻身跟上,还对着抓狗人使劲叫。




“行了行了你也安静点。”魏琛提着鱼缸和鱼粮,蹲下来看狗,“还是只品种狗啊,腿短跑得还挺快的。”




魏琛站起来想走,小狗却咬着裤脚跟着他,魏琛走得快点想摆脱它,狗就被拖着走,还可怜兮兮地叫。魏琛脸都丢光了,像是自己虐待了动物似的。只好由着它跟到家门口。




冰箱里翻了半天,除了啤酒没别的了。魏琛倒出鱼粮:“你要吗?”




小黄狗嫌弃地跑开了。




给鱼换完水,丢了粮,魏琛一看快傍晚了,收拾了一下就准备出门,小狗还跟着跑,魏琛啪的关了门:“我出摊呢!别跟着我!”




魏琛回来时已经是半夜了,拿着个餐盒放到已经在沙发上安睡的小狗面前,很快对方就醒过来吭哧吭哧地吃。魏琛说:“今天下雨,生意不好,出来吃烧烤的都没多少,剩下的就混在一起给你了。”




魏琛今天不知跟动物有什么缘分,晚上出摊,又遇到只土猫。对吃的不感兴趣,倒是在他周围绕来绕去,等魏琛烟抽完,立马跑开了。魏琛乐了,烟友啊这是,又点了根劣质烟,那猫又跑来跟着闻。要不是想到家里又有狗又有鱼,魏琛挺想把它带回来。




“夜间工作者不容易啊。”魏琛自怜自哀,“站街多久了,都没个顾客光顾。”一边摸着小狗的毛:“还好回来有你陪我,我去你洗澡没有!!”




想到这个,魏琛把吃得正欢的狗拎去洗手间,也不顾它的哀嚎,洗了半天又吹干毛抱回来。欣赏半天十分满意:“这是柯基啊,我还以为哪来的小土狗呢。啧养狗就是麻烦,还是鱼好……”




魏琛说着,抬头看了一眼鱼缸里悠然游着的小鱼。




大概是错觉,鱼似乎比昨天大了那么一点。




2.




柯基也许挺聪明的?养了几天的魏琛想。不随地大小便,也不乱咬家具。唯一的缺点就是喜欢扑鱼缸,也不是想吃,像是太寂寞了一样,想找那只游得过慢的鱼玩。鱼想躲,但总被它的爪子碰到,然后它就会汪汪地叫起来。




魏琛也不知道这狗爬上桌子的,赶快把它抱下来。“再闹把你关厕所去!”他训道,柯基却不怕,继续咬着裤脚,想跟他出去。




“不行啊。”魏琛烦得抓头发,“我忙着呢,还要照顾你这只小狗吗。你好好看家,这不有只鱼陪你嘛。”




柯基呜咽了两声,很是不满。




魏琛关上了门。




那天晚上没下雨,生意还是一般,魏琛烤完,喊:“这谁的茄子!快来拿!”




喊了几声,没人答应,大概是点的人等烦了就走了,魏琛骂了几声,好几块钱又报销了。旁边有个声音突然冒出来:“大叔,卖不出去就给我呗。”




魏琛没好气:“你谁啊你。”转头一看,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站在摊边,见魏琛看他,又可怜巴巴地眨了眨眼。




魏琛这人,就是看起来流氓,其实心软得很。小孩穿着个破破烂烂的黄色T恤,看起来也没什么钱,魏琛说:“离家出走啊?”




“哪儿啊。”小孩把烤茄子慢慢移走,魏琛装没看见,他就吃了起来,“没爹没妈。一只……一个可怜的流浪儿。”




他边吃边说,前些天被人带走收养,每天吃不好没得玩,还锁在家里不让出门。“是不是特别惨?”




魏琛点头:“囚禁儿童啊这是。所以你跑出来了?”




小孩说嗯。




“我也没钱送你读书,你要愿意,每天晚上来帮我串菜吧。”魏琛说,“请你吃饭,干得好给工钱。”




小朋友得寸进尺:“大叔,我把我朋友拉来行么,他也被收养了,但吃得不行营养不良,你管饭就行。”




魏琛说人在哪儿?




小孩小跑到不远处的树丛,拉过来另一个少年。




“我叫黄少天!他叫喻文州。我俩特别好!”




旁边的喻文州似乎不太热情:“有吗……”




黄少天轻拍喻文州的手,低声说:“想不想改善伙食了!”




又抬头对魏琛笑:“怎么样大叔,保证手脚勤快给你当伙计。”




魏琛觉得好笑,反正两个青少年也吃不了多少钱,便同意了。给他们烤了一盘菜:“预付款,明天记得来啊。”




“没问题。”黄少天边吃边比OK。




晚上回去,魏琛照样带了份外卖,柯基却没什么食欲了。魏琛逗它:“怎么啦,今天跑哪儿去偷食了?”




柯基恶狠狠咬魏琛的手指,魏琛也任它,反正不疼。抬头看到鱼缸里的鱼食也没怎么动,这俩家伙,一起作呢。




3.




黄少天和喻文州来了后,魏琛的活儿轻松了不少。进完菜,洗菜切菜都是他们负责,然后竹签一摞,把菜穿成一串一串。




只是黄少天当初的承诺兑现了一半,他的确是手脚勤快,喻文州……则要慢很多。




“你太不行啦!”黄少天叉腰,“马上要出摊了,你负责的菜还没搞完,你怎么这么慢呢,游得也慢……”说着突然住了嘴,叹气坐下来,帮着喻文州一起串。




魏琛烧烤的时候,他们俩就在旁边负责吃,有时吃摊子上的,有时拿了零钱去买别的。黄少天边吃边看:“也不是很难嘛,我觉得我也能烤。”




魏琛没好气:“等你身高能够上吧小矮子!”




“老鬼你不要人身攻击!”黄少天颇不服,“吃这么久还不会做啊。”




魏琛哼了一声:“你试试啊。”




第二天黄少天和喻文州就有机会试试了。




魏琛去嘉世菜市场进菜时,逛了一圈,也没找到那只总懒懒散散趴在路中央的土猫,特意带的烟也没了上供的对象。魏琛想不会是被人抓走了吧,G市人什么都吃,说不定看它长得肥抓去做猫肉煲了。找了半天,焦头烂额,鱼贩子问:“老魏你找谁呢?”




“一只猫。”魏琛说,“特别爱抽烟,特别难伺候。”




“被菜市场老板赶走了。”鱼贩子说,“陶轩说它影响市容卫生,不让猫狗乱窜。”




什么人啊,连只猫都容不下,魏琛气极,在菜市场周围绕了几圈也没看到,回去路上才想起,艹,忘了出摊了!




到地方的时候,天已经微微暗了,魏琛的烧烤摊也立了起来,暗红的煤炭火光闪着,是黄少天在扇风。喻文州比他高一点,正把烤串翻了个面,往上撒调料。




看到魏琛来了,客人也打招呼:“老魏你这徒弟收的不错啊,烤得比你好吃多了。”




“去你的。”魏琛把东西一放,“今天来晚了还有好处,烤一串给我吃呗。”




黄少天一边骂魏老大太无耻来晚了还要吃的,一边给魏琛端过去一盘烤茄子。




魏琛吃一口惊了:“你烤的?”




“不是,”黄少天说,“文州烤的。”




什么时候关系这么亲了,魏琛嘀咕着。黄少天不停问:“怎么样怎么样?好不好吃好不好吃?”




挺不错的,咸辣适中,黄少天的火候也配合得好。魏琛说干脆我把摊子让给你们算了,我就回去养狗养鱼去,黄少天听得大惊失色说不行,还是要跟着他。




夜深了收摊子,魏琛才突然想起来问:“你们晚上住哪儿啊?”




喻文州说:“我养父家。”




“就那个不让你吃饱的人啊?”魏琛有点惊讶。




黄少天说:“其实他人挺好的,就是有点傻。你看喻文州都长高多少了,那人也不知道给他换件衣服,都伸展不开了,他也没注意到。”




“那是挺蠢的。”魏琛点头。




喻文州和黄少天忽然凑到一起大笑。




魏琛莫名其妙。




4.




魏琛的日子渐渐过得滋润起来。




有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帮忙,烧烤摊的生意越来越好,甚至小有名气,一出摊就排着长队。挣钱多了,他也给家里的鱼换了个大鱼缸。鱼照样游得慢,却不知不觉大了起来,再也看不出是当初那条巴掌大的小鱼。魏琛对柯基说:“我再也不用出门后担心你吃了它了,人家现在比你还重。”




鱼越来越大,魏琛换了好几次鱼缸,终于连最大的也装不下了,只好抱到浴缸里去。魏琛对着它发愁:“你可别再长了,再长我就养不了你了。”




鱼不怎么听话,继续长大,有天魏琛做了决心,找了个大箱子,租了辆小三轮,把鱼带去了江边。柯基一路在车上叫,魏琛说你叫我也没办法啊,我又买不起水池,你看它在浴缸都游不开了,多可怜。




大鱼入江时,魏琛抱着他的小黄狗,看柯基一副泪眼朦胧的样子,魏琛说:“是不是舍不得了?是的话,你十秒不要叫。”




一向非常吵的柯基突然安静了下来。




“这才对嘛,告别就该安静点。”魏琛拍了拍,“你看,它都长这么大了,说不定哪天成精回来看你了。”




柯基突然把头埋进了魏琛的臂弯里,像是不想搭理他似的。




怎么感觉被嫌弃了,魏琛很郁闷。




晚上去烧烤摊,意外只看到黄少天一个人。“喻文州呢?”魏琛奇怪。




“走了,不回来了。”黄少天板着脸,一个劲扇火。




“吵架生气啦?”魏琛问。




“没有。”黄少天眼睛越来越红,举起手臂用力擦,“魏老大你这什么破煤啊,太熏眼睛了!”




魏琛好冤。




凌晨回去,柯基不见了,家里门锁也没被撬,魏琛找遍小区都没找到,气闷得很。第二天黄少天也没来,魏琛也没有两人的联系方式,越想越担心,早早收了摊找人,人没找到,在网吧找到一只老猫。




“好久没见你了。”魏琛蹲在网吧门口,给自己点了根烟,又放了一支在台阶上,老猫很是满意,“我其实早该猜到啊,这网吧抽烟的人最多,正合你意。怎么这段时间还变肥了啊你。”




魏琛说:“前段时间,我养了条鱼,养了条狗,还养了两个孩子。最近鱼放了,狗跑了,俩小孩也消失了。就剩你啦。”




老猫用肉掌踩了踩魏琛的鞋,留下一个灰扑扑的爪印。




“你就不能听我倾诉下啊!”老魏看着跑远的老猫喊。




黄少天消失了几天,突然又出现了,还带着喻文州。魏琛问:“又和好了?”




黄少天很得意:“那是,他这条鱼……我钓几天就上钩了。”




喻文州跟在后面笑。




日子如常。




魏琛有天突然对喻文州说:“我把烧烤摊直接给你们吧。”




喻文州很惊讶:“为什么?”




“你们现在什么不懂啊。”魏琛说,“基本都是你俩在做了,我倒负责蹭吃蹭喝。名气也打出去了,我也不用担心了。对了你养父怎么样?”




“他……挺好的……”




魏琛说:“我也该换个职业了,家里人催着回去呢。”




他想这件事已经很久了。




喻文州问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魏琛想了想:“要是有只猫来这儿……给它点支烟。”




送魏琛走的时候,黄少天哭了。魏琛拍他头:“这可怜样,怎么让我想起以前养的小狗。”




黄少天哭得更厉害了:“老鬼你真是又废又蠢,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说话呢!”魏琛训他,“好好和喻文州卖烧烤啊,等你们成G市第一烧烤摊呢。”




“你等着吧!”黄少天冲他挥拳头。




几年后。




蓝雨烧烤总店。




“老板来串烤鱼。”客人说。




黄少天瞅了一眼:“您外地来的吧?我们这儿从来不卖烤鱼的。”




客人的确是循着美食指南过来的外地游客:“为什么啊?”




“我们老板属鱼。忌讳。”




客人说原来这样啊,点了其他菜拿了号去边上等着。




“我怎么不知道文州属鱼啊?十二生肖里有这个吗?”




有个带着笑意的声音冒出来,黄少天抬头。




“魏老大你不要插队!”




END




感谢叶老师的友情出场。


评论
热度(3503)
  1. Sergeant32557小伙伴 转载了此文字